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资讯 > 正文

快速止脱生发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时间:2018-08-13 14:31:05   来源:网络  

\
\
\
\
\
\

正文已完结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k8080990 就连每天到了吃饭时间时,也会蹲坐在自己的食物面前,看很久后又扭头看看四周,这才慢吞吞开始吃。
      而且总是会记得不吃完,留下一半在碗里。
      就像是给大黄留的一样。
      这几天见橘猫都不像平时一样撒欢儿得跟道观没这只猫,只有吃饭时间才现身不同。它都安安静静的揣着爪爪,趴在平时大黄会趴的道观门边,一边打瞌睡一边等。
      要是平时没心没肺惯了的小东西,突然开始变得忧愁善感起来,就更是惹人心疼。
      所以不仅仅是十二天天给橘猫做好吃的,就连苏却都让五三里的两只小幻狐和皇蛾阴阳蝶陪它玩儿。
      而穷奇更是时不时的就把橘猫圈儿进怀里,给它舔毛毛。完全是一副快把它当崽的架势。
      总算是慢慢让橘猫又变回了平时没心没肺的样子,让道观上下松了口气。
      ——半龙和三懋他们都在商量着,要不要去小村庄抱只嘤嘤怪给它了。
      但实际上,除苏却和宋枕外,没人知道其实橘猫会慢慢开心起来,是因为穷奇晚上时不时的会叼着它去港都李家,找大黄玩。
      李航汉第一次看见在自己房间阳台外的穷奇和橘猫时,还吓了一跳,但马上就淡定了。
      毕竟当初,他可是亲眼见到过尊驾脚踏幻碟,御风飞行的呀。
      再加上之后总总,好像也不稀奇了。
      就是李家的下人时不时会聚在一起,奇怪为什么航爷的房间里,有时候会有猫叫。
      明明里面只有一只大黄狗不是吗?
      但刚议论了两天就被管家私下呵斥少见多怪,既然猫都可以模仿鸟叫、狗叫,航爷房间的大黄狗怎么就不能会猫叫了?
      难道你们忘记老爷书房里养的金鱼了吗?还不是有时会发出似鸟的声音。
      这样一说,大家也觉得确实如此,加上私下议论主家原本就坏轨迹,所以在管家提醒后,也就赶紧趁机道歉,讪讪表示再也不会犯了。
      能留在李家老宅的下人最少也在李家待了十年,所以管家提醒后见众人表情是变得谨慎后,才又敲打了几句离开。
      转了几圈后往老爷的书房走去。
      李家早在航爷入狱前就开始准备转变,只是那时想要完全抽身是不可能的,毕竟身处沼泽多年,想干干净净的变白离开,哪有这么轻松的事呢?
      泥泞得一点点的洗,还得注意躲避其他还在沼泽里,不愿出来的曾经同伴丢来的泥巴。直到航爷的入狱,才算是清楚明白的让李家和从前一分为二。
      “李龙王”也就借着李航汉的事,特地退出,让老大正式接管了干干净净的李家家业。
      李航汉出狱后会不愿意回到李家,有一部分的原因也在这里。
      作为泥泞的一部分,他也许应该只存在于从前的李家,而不是现在的李家。
      反正孑然一身,也没什么遗憾和悔恨,做个和从前割舍的普通人似乎也很好。
      但这只是他一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实际上无论是李老爷还他哥哥,都希望他能回来。
      对曾经刀口舔血的人来说,再没有什么比一家人能在一起更好的事了。
      还好这并没在李家变成憾事。
      老管家一面心中感慨,一面往书房走。到门口后轻敲了几声后才在里面传来一声“进”后推门而入。
      里面有个精瘦但精神极佳的老人正斜对门口而站,双手背于身后微微弯腰看着大青花碗里的金鱼,管家进入后才侧目看来,微笑着冲老伙计招收,“阿战,你快来,我刚才写字的时候好像又听见鸟叫声了。”
      老管家听了这话,却是一面向李老爷子走,一面扭头看了眼就立在大青花碗旁边的屏风。
      梨花木,屏上绘了一群临水而站的仙鹤,或展翅或梳羽。悠闲自得的惬意。

力所能及亲当矢石进退无门孤文只义寒灰更然形孤影寡风雨连床金光盖地腹背受敌情景交融清官能断家务事日角珠庭洗颈就戮不足挂齿鸾凤分飞三家村东挪西借谗言佞语杜门面壁波罗奢花

上一篇:快速止脱生发hs15608088038 hs15608088038 hs15608088038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