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资讯 > 正文

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

时间:2018-07-14 16:34:38   来源:网络  

\
\
\
\
\
.
.

.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wms0083 gzjz56 jfweixin1817 减肥健康





 

第七章 面对面

我转过身慢慢地站起来,脑子里快速地运转了一两秒,已经有了主张。脸上却不动声色,客气地打招呼道:“您就是田老师吧?幸会幸会!”

我猜当时的场景如果在外人看来,就像是田老师是来我家作客一样。

感觉身后的王建国也站了起来,不用回头就可以猜到此时他的表情有多么尴尬。做贼被抓固然对我们相当不利,但是不管这屋子藏着什么猫腻,我就不相信凭王建国的身手和我虽有限却无比惨烈的打架经验,我们会吃什么眼前亏。

但是眼下田老师看着我们的眼神,却不像看不速之客一样厌恶,也不像发现小偷一样愤怒,更不像阴谋被发现一样羞愧或慌张,那表情,是含笑的、欣喜的、甚至是有点激动的,这反而令我困惑不已,不敢擅动了。

终于我忍不住问道:“您认识我?”

“岂止是认识!”回应我的却是另外一个银铃一般清脆的声音,随之从田老师背后走出一个人来,正是田歌。

她紧接着一歪头,调笑着向我后面的王建国喊道:“谢谢你哦,把他带到这里来。”

那一刻,我感觉空气像是突然凝固了。这丫头,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我如芒在背,既不敢断定近在咫尺的王建国到底与他们是不是一伙,又恐回头向他确认的话会破坏了这唯一的统一阵线。

倒是田老师先打破了僵局。他拉了田歌一把,向我们笑道:“你们现在肯定是一头雾水吧?”

我不作声,仍旧故做镇定地微笑地看着他们。倒想看看他能出什么牌!

“陶勇,我有样东西想给你看。”他快步地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本想躲开他的来路,想到王建国还在身后,终究不太放心,就后退了一步,暗暗抓住他胳膊,示意他先躲开。这一回头,看到了他一张铁青的脸,眼神复杂地看着那父女俩,自然表明了他的立场。心下不由大慰:看来我还是没信错人!

田老师却是直奔小桌而来,掏出钥匙打开最上一层抽屉,拿出一本书递给我。

书一拿到手我却是一愣。怎么这书看起来如此熟悉呢,好像在哪见过。这是一本手抄版的线装书,封面上用清逸的毛笔字写着“论中药的时间属性”几个字。

翻开第一页,是一个钢笔字的签名:陶敬溪,1976年元月。我心下大震,惊诧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陶敬溪不是别人,正是我家十多年前去世的老爷子。

这回我再也绷不住了,急切地问:“您认识我父亲?”

田老师笑道:“这回我真要回答‘岂止是认识’了。你父亲是我最好的朋友、战友、知己,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人。”

我听了真的莫名惊诧!居然在离家乡千里之遥的地方遇到父亲的故人。可是听他的意思他们走得很近,怎么我却没听父亲提起过有姓田的朋友呢?

田老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狐疑,接着说:“也难怪你惊讶,这可真是说来话长了。走,到我的书房去,我们慢慢聊吧。”

有了这本书垫底,我不疑有他,跟着他就打算往门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回头发现王建国仍然站在原地,一脸复杂的表情。想到他的立场,赶紧走回去一搂他脖子,一边对田老师打趣说:“给您介绍一下,我兄弟王建国。”

田老师哈哈一笑,接了我的话说:“好好好,一起上去吧,小国。”

王建国见有台阶可下,有点羞赧地笑了一下,跟着我们一起走出了小屋。

这扇小门外却是有台阶的,走上去是一段走廊,屋外摇曳的树影透过窗户映在四周的墙上。

这场景一下子提醒了我!是那个梦,我煤气中毒那天晚上作的那个梦里,见到过老爷子写的这本书!只是还没来得及看清标题已经中毒太深神志不清了。

顿时觉得非常神奇,难道我有未卜先知的特异功能?

回到先前到过的书房,田老师安排我们坐下,还让田歌去倒了两杯茶来,看这架势,这件说来话长的事,真的要说得很长。

“从哪里说起呢……”真到说正题的时候,田老师却迟疑了起来。

“就从您怎么知道我来北京的车次和时间的事情开始说起吧。”我提议道。

他愣了一下,又笑起来,说:“看来什么你们也真是调查出不少东西呢!”

我不动声色,心里却想知道答案想得打紧。

“为什么我会知道啊?很简单,因为是我让你来的啊!”他笑眯眯的样子突然让我有点看腻了,怎么有种笑里藏刀的感觉呢?在我的好奇心上一刀一刀地割,死不了,却心痒难耐。

“您让我来的?怎么讲?”

“那我问你,你是为什么来北京的?”田老师反问。

“单位派我参加药剂师培训啊!”说出这个回答,我突然灵光乍现。“您……不会认识我们院长吧?”

他却摇摇头说:“嗯……不算是认识吧。”

这算什么回答?但是我一下子听出了他话里有话。略一沉吟,一下子想起一个人来。“您认识我赵叔?”

他听了,好像对我一语中的表示相当惊讶,目光充满欣赏地笑着点点头:“赵东凯,没错,我认识他。”

原来是这样,真相终于解开了!其实我的推理也很简单,他刚才说我父亲是他的好战友,而老爷子另外一个好战友正是赵叔。将二者联系在一起并不是很难的事。我不禁在心里对远在老家的赵叔致敬了一下:您老还真是为****碎了心啊!……

可是还有疑问:“您不是物理老师嘛,怎么还管药剂师培训的事?”

他一指我手里的书:“答案不就在你手里的书里嘛。”

来源:精客传媒

 

颠衣到裳鼠牙雀角蜂迷蝶猜匀脂抹粉疚心疾首身无长处推枯折腐飞蛾赴焰纤尘不染贫嘴薄舌飞刍转饷同归于尽谋道作舍养虎为患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举枉措直能写会算掷鼠忌器

上一篇:教你发财致富Li2420248886 wjdc1356 3450277009 2663080576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