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动态 > 正文

黎紫书《流俗地》:一部让人物看得见的小说

时间:2021-07-05 08:50:13   来源:网络  

  马来西亚华裔作家黄锦树有无限连绵的季风雨,水堂可能再次成为鲸鱼这样美丽的句子。其意义可以比喻马华文学近两年的发展。我们从当地汗牛充满的乡土文学中直起腰来眺望,看到鲁莽的雨林,其中多次被杀害。关于历史、命运的痛苦,很多马华文学的文本几乎很难毕业,也有天然的深度。马华文学这个被遗忘了很久的南洋流浪的水堂,像鲸鱼一样掀起了巨浪。
  马华文学近年来不断引进国内备受瞩目,其中黄锦树、李永平、张贵兴、黎紫书等人的写作突出。
  与其他马华文学作家相比,十月文艺最近发表的黎紫书《流俗地》不吸收夸张的暴力奇观,注意日常生活隐藏的慢性暴力。中国人受到的待遇,女性在性关系中屈居劣势,基础社会日益积累的生活压力,一点一点地渗透,腐蚀小说人物的生活。
  在黎紫书成长的经验中,20世纪60年代中国人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情逐渐成为无法回顾的过去和无法提及的禁忌。但是,这个父辈的奋斗、漂流和挫折的历史史史必须成为黎紫书和她同代作家的负担。他们没有在现场目睹父母的遭遇,时间过去了,他们只能想象那个风云变色的时代:殖民政权的崩溃,左翼的斗争,国家霸权的压迫,丛林中的抵抗,平民生活的悲欢……没有天时地利就从事华文的创作,其困难本身就是创伤的告白。
  月26日,《盲女与马来小镇的故事-黎紫书《流俗地》新书发表会》在线召开,作家王安忆、复旦大学教授陈思和、浙江大学教授翟业军、《流俗地》作者、马来西亚作家黎紫书以长篇小说《流俗地》、马华文学、日常生活和精神方向等问题为中心共享。
  流俗地在马来西亚锡都,被居民称为楼上的小社会开始,其中讲述了市井小民的俗话。主人公银霞出生是盲女,她聪明敏感,洞察人心,她想在家做行李箱,也想融入外面的世界,她学棋,上盲学,在出生的困境中打破了一整天。在盲人学校,她学会用盲人写信,有着热爱,一切都朝着美丽的方向走去,意外的是黑暗来了。小说是跳过时空的故事手法,为各个角色穿着针线,所有的短篇看起来都是独立的,但是连续的,这些小城市的人物在生命狂流中载着沉重的载荷,薄凉活着,安静地老去。他们冷眼、凹凸、孤独、有暂时的喜悦,但像电光石火一样,瞬间到了时间的尽头,看到俗世的风吹着灼热的仓皇人生。
\
上一篇: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