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快讯 > 正文

我的症状再次出现

时间:2018-07-14 19:01:11   来源:网络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小小

微信|公号ID:WYKXR163

当女性感到疼痛时,她们在急诊科等待的时间更长,而且她们获得有效止痛药的可能性也比男性低。科学家们现在正在调查男女之间对疼痛的不同反馈,发现女性忍受疼痛的能力更强,而且痛感常常被忽略。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2009年,医生告诉我(本文作者、作家詹妮弗·比洛克(Jennifer Billock)),就像“很多女人”一样,我过于关注自己的身体。医生认为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并建议我放松下来,试着忽略那些疼痛症状。

然而,这个诊断似乎与我的感觉完全相反。几周前,我因为胸痛而被送入急诊室,心率达到每分钟220次。急诊室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恐慌症发作。他们给我服用了阿普唑仑(Xanax),让我试着睡觉。我以前有过恐慌症,我知道这次完全不同,于是我去看了医生。

他们整夜用心脏监视器观察我,我的症状再次出现,而且这次被记录下来。结果显示,我的情况并不严重。我离开医生办公室,并且以为自己是焦虑症所致。为此,我听从医生的忠告,试图忽视疼痛感觉。可是,症状一次次重复出现。最初是每月发作一次,此后是每周都会发作。

在接下来的九年里,我会抱怨,然后被再次告知我患上了恐慌症或焦虑症,女性不会像我那样感到心脏疼痛,也许我只是感到困惑。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2:作家詹妮弗·比洛克(Jennifer Billock)因胸痛去看医生,离开时以为自己患上焦虑症

我的经历并不少见。《Ask Me About My Uterus》的作者艾比·诺曼(Abby Norman)发现自己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时,也经历了与我类似的情况。子宫内膜异位症让人十分痛苦,子宫内膜组织生长在其他器官中而不是子宫里。

多位医生告诉诺曼,她患了泌尿系统感染。直到诺曼去见她的男朋友,后者证实女友疼痛难忍。诺曼写道,她还曾被诊断为阑尾炎。甚至有医生认为,她的症状是童年时受到性虐待所致,尽管诺曼很清楚这样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3:在医疗行业,女性的疼痛常常被忽略

奇闻轶事和学术研究都指向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在医疗行业,长期以来人们对女性的痛苦不屑一顾。更难以确定的是,我们不清楚这是否是由性别偏见、缺乏对女性医学的研究亦或是男女对疼痛反应存在实际差异所致。

我们所知道的是,当涉及到疼痛,男人和女人被区别对待。例如,一项研究发现,急诊室报告显示,与男性相比,出现急性疼痛症状的女性更不可能服用阿片类止痛药(最有效的类型)。在开出处方后,女性要等更长时间才能接受结果。

另一项研究发现,与男性相比,急诊室中的女性更不容易受到重视。在2014年瑞典的一项研究中,在急诊室里女性要等更长时间才能去看医生,而且很少被归类为急症。

这可能会造成致命的后果。2018年5月份,法国1名22岁女子拨打急救电话,称自己腹痛非常严重,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接线员回答称:“你将来有一天肯定会死的,就像其他人一样。”

当这名女子在等待了5个小时后被送往医院时,她已经中风,最终死于多器官衰竭。旧金山总医院的急诊医生、阿片类止痛药研究专家艾斯特·陈(Esther Chen)说,在急诊室看到女性接受不同治疗是相当常见的现象。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4:在急诊室里,女性看病等待的时间要比男性长得多

但是艾斯特表示:“很难说清这到底是隐性偏见(我们所有人都有这种偏见),还是我们根据不同的临床状况来判断女性和疼痛的方式。”

例如,艾斯特研究了急性腹痛现象。她怀疑,那些出现在急症室的腹痛女性通常被认为有妇科问题,许多医生认为这比急性外科疾病更不可能需要阿片类药物。

与此同时,当女性带着疼痛来到医院时,她们比男性更有可能接受抗焦虑药物治疗,而且更多的时候被认为是精神病患者。

上一篇:乌镇相关部门派人将牌坊维修完毕

下一篇: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